FD、TK、BR

食药品安全、传统知识和一带一路国际观察Forum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菲律宾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菲律宾共和国政府关于防止盗窃、盗掘和非法进出境文物的协定

E-mail 打印 PDF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菲律宾共和国政府关于防止盗窃、盗掘和非法进出境文物的协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菲律宾共和国政府(以下简称“双方”),共同认为,进一步加强文物保护领域的双边合作,是双方关系得以更深入发展的重要途径,也是双方更好地实现保护人类文化遗产使命的有效措施。
考虑到盗窃、盗掘和非法进出境文物对人类文化遗产已经构成严重威胁;
考虑到双方在防止盗窃、盗掘和非法进出境文物领域已经具备了良好合作基础;
达成协议如下:

第一条



一、双方同意根据各自国家法律开展合作,采取预防性、强制性及补救性措施,打击盗窃、盗掘和非法进出境文物的违法犯罪活动。
二、本协定所称的文物及盗窃、盗掘和非法进出境文物的行为,涉及中国的,应根据中国的法律、法规确定;涉及菲律宾的,应根据菲律宾的法律、法规确定。
三、双方国家法律关于文物及盗窃、盗掘和非法进出境文物的规定有冲突,涉及到本协定具体执行的,由双方相关部门协商解决。

第二条



一、为有效执行本协定,双方分别指定中国国家文物局和菲律宾国家文化艺术委员会负责双方防止盗窃、盗掘和非法进出境文物合作事务。
二、中国国家文物局和菲律宾国家文化艺术委员会分别指定专门机构,负责双方防止盗窃、盗掘和非法进出境文物合作事务的具体工作。双方的专门机构间应建立热线联系。

第三条



一、为本协定之目的,双方应及时交换信息。这些信息应包括以下各项内容:
(一)保护文物特别是防止盗窃、盗掘和非法进出境文物的法律规定,以及管理部门制定的具体政策措施;
(二)采用相同规则和标准建立的,包括考古物品在内的禁止出境文物数据库;
(三)文物出境许可证发放情况;
(四)各类文物保护和保存机构的组成和设置;
(五)地下文物埋藏和考古发现的基本情况;
(六)文物交易的基本程序;
(七)盗窃、盗掘和非法进出境文物的动态。
二、上述各项信息内容应及时更新。

第四条



双方应加强防止盗窃、盗掘和非法进出境文物领域的人员交流与培训,特别是文物安全、文物市场管理、文物进出境管理、法律起草、信息收集和国际事务协调等领域的人员交流与培训。

第五条



为本协定之目的,双方应加强协调,不断完善各自的文物出境许可制度、文物登记制度、被盗文物信息公布制度,以及对文物进境的监管制度。

第六条



本协定实施过程中发生的费用问题,以及被盗窃、盗掘和非法进出境文物返还的合理补偿问题等,由双方相关部门协商解决。

第七条



一、在防止盗窃、盗掘和非法进出境文物的多边合作事务中,双方应充分协商,协调立场。
二、双方应加强合作,在国际社会进一步提高公众、博物馆和其他文化机构对盗窃、盗掘和非法进出境文物危害性的意识;在协调与第三国的文化关系时与执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国际统一私法协会有关国际公约的机构增进合作,与涉嫌盗窃、盗掘和非法进出境文物的机构减少或者暂停往来。
三、双方应互相通报在国际文物市场上出现的涉及双方的非法文物,并在有关调查过程中共享与鉴定、登记、追索或归还双方流失文物相关的信息。

第八条



为监督本协定的实施,将成立一个联合委员会。联合委员会应由来自双方同等人数的委员组成,每一方应为委员会指定一位主席,作为其代表团团长。委员会成员应通过外交渠道协商确定。

第九条


本协定自双方完成各自国内法律程序并相互通知之日起生效,有效期5年。
本协定于二00七年一月十五日在马尼拉签订,一式两份,每份均用中、英文写成,两种文本同等作准。
菲律宾共和国政府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
代表           代表
文化与艺术委员会
奥甘坡主席        单霁翔
Agreement
Between the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nd the Government of the Republic of the Philippines
on Preventing the Theft, Clandestine Excavation and Illicit
Import and Export of Cultural Property
The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nd the Government of the
Republic of the Philippines (hereinafter referred to as the Parties), both believe
that furthering bilateral cooperation in the field of the protection of cultural
property serves as an important means to forge closer bilateral relations and
as an effective approach to fulfill the mission of protecting cultural heritage of
mankind,
Whereas that the theft, clandestine excavation and illicit import and export of
cultural property have posed serious threats on cultural heritage of mankind;
Whereas that the Parties have laid a good foundation for bilateral cooperation
in the field of the prevention of the theft, clandestine excavation and illicit
import and export of cultural property,
Have reached the following agreement:
Article 1
1. The Parties agree to collaborate in adopting preventive, mandatory and
remedial measures to combat unlawful and criminal practices concerning
the theft, clandestine excavation and illicit import and export of cultural
property, in accordance with their respective domestic laws.
2. Concerning cultural property and practices of the theft, clandestine
excavation and illicit import and export of cultural property mentioned in this
Agreement, those involved with China shall be defined in accordance with
China''s laws and regulations; and those involved with the Philippines shall
be defined in accordance with the Philippines'' laws and regulations.
3. When conflicts arise between provisions of the laws of the two countries
concerning cultural property and the theft, clandestine excavation and illicit
import and export of cultural property and such conflicts are involved with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is Agreement, relevant departments of the Parities
shall solve them through consultation.
Article 2
1. For the effective implementation of this Agreement, the Parties shall
designate respectively the State Administr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of
China and the National Commission for Culture and Arts of the Philippines
to be responsible for bilateral cooperation in preventing the theft,
clandestine excavation and illicit import and export of cultural property.
2. The State Administration of Cultural Heritage of China and the National
Commission for Culture and Arts of the Philippines shall designate specific
organizations respectively to be responsible for concrete work for the
bilateral cooperation in preventing the theft, clandestine excavation and
illicit import and export of cultural property. The designated specific
organizations of the Parties shall establish hotline communication with
each other.
Article 3
1. For the purpose of this Agreement, the Parties shall exchange information
in time. The information shall include following aspects:
A. Laws and regulations on the protection of cultural property, especially
on preventing the theft, clandestine excavation and illicit import and
export of cultural property, as well as relevant policies and measures
worked out by administration authorities;
B. Databases for cultural properties prohibited from being exported,
including archeological artifacts, which are established based on the
same rules and standards;
C. Issuing of cultural property export licenses;
D. Information on composition and structure of organizations of cultural
property protection and preservation;
E. Basic information on burial of underground artifacts and archeological
discoveries;
F. Basic procedures for transaction of cultural property;
G. Dynamic states of the theft, clandestine excavation and illicit import and
export of cultural property.
2. All above-mentioned information shall be updated in time.
Article 4
The Parties shall strengthen exchanges and training of personnel in the field of
the prevention of the theft, clandestine excavation and illicit import and export
of cultural property, in particular, concerning the security of cultural property,
administration of cultural property markets, control of the import and export of
cultural property, law drafting, information collecting and coordination in
international affairs.
Article 5
For the purpose of this Agreement, the Parties shall enhance coordination and
further improve each other''s license system on the export of cultural property,
cultural property registration system, information release system on stolen
cultural properties and supervision system on the import of cultural property.
Article 6
Relevant departments of the Parties shall solve through consultation problems
concerning expenses occurring during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is Agreement
and reasonable compensation for returning cultural property acquired through
the theft, clandestine excavation or illicit import and export.
Article 7
1. The Parties shall conduct consultation and coordinate positions on
multilateral affairs concerning the prevention of the theft, clandestine
excavation and illicit import and export of cultural property.
2. The Parties shall strengthen collaboration in further enhancing awareness
of the public, museums and other cultural organizations in threats brought
about by the theft, clandestine excavation and illicit import and export of
cultural property in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increase cooperation with
organizations implementing relevant international conventions of
UNESCO and UNIDROIT when coordinating cultural relations with the
third country, and reduce or suspend contacts with organizations suspect
of involvement with the theft, clandestine excavation and illicit import and
export of cultural property.
3. The Parties shall inform each other of information on illegal cultural
properties appearing in the international cultural property market which are
involved with the Parties and share information related to identifying,
registering, retrieving and returning lost cultural properties of the Parties
when conducting relevant investigations.
Article 8
A Joint Commission shall be established in order to oversee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Agreement. The Joint Commission shall be composed
of an equal number of members from the Parties. Each Party shall designate
one Chairperson as Head of its delegation. The members shall be
determined upon consultations through diplomatic channels.
Article 9
This Agreement shall enter into force upon the date when the Parties complete
each other''s relevant domestic legal procedures and inform each other, and
shall remain valid for a period of five (5) years.
Dome in duplicate in Manila on 15 January, 2007 in Chinese and English
languages, both texts being equally authentic.
Representative of            Representative of
the Government of            the Government of
the Republic of the Philippines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单霁翔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菲律宾共和国政府关于对所得避免双重征税和防止偷漏税的协定的议定书

E-mail 打印 PDF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菲律宾共和国政府关于对所得避免双重征税和防止偷漏税的协定的议定书
(生效日期2001年3月23日)


在签订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菲律宾共和国政府关于对所得避免双重征税和防止偷漏税的协定时,双方同意下列规定应作为协定的组成部分:
一、关于第一条,本协定不能被认为妨碍菲律宾根据其国内法规定对可以居住在中国的菲律宾国民征税。然而,对其已支付税款将不给予抵免。
二、关于第八条,如果菲律宾签订任何条约或协议对另一国居民以船舶或飞机经营国际运输业务所取得的收入给予免征或减征菲律宾所得税,菲律宾将给予中国居民同样的免税或减税。同时,中国也将给予菲律宾居民相应的免税或减税。
三、关于第十条第二款,如果菲律宾签订任何条约或协议对另一国居民取得的股息免征或减征菲律宾税收,菲律宾将给予中国居民同样的免税或减税。
下列代表,经正式授权,已在本议定上签字为证。
本议定于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八日,在北京签订,一式两份,每份都用中文和英文写成,两种文本具有同等效力。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                                 菲律宾共和国政府
代表                                        代表
金人庆                                       埃斯比里杜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菲律宾共和国政府关于对所得避免双重征税和防止偷漏税的协定

E-mail 打印 PDF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菲律宾共和国政府关于对所得避免双重征税和防止偷漏税的协定
(2001年3月23日生效 2002年1月1日生效)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菲律宾共和国政府,愿意缔结关于对所得避免双重征税和防止偷漏税的协定,达成协议如下:
第一条 人的范围
本协定适用于缔约国一方或者同时为双方居民的人。
第二条 税种范围
一、本协定适用于由缔约国一方或其地方当局对所得征收的所有税收,不论其征收方式如何。
二、本协定特别适用的现行税种是
(一)在中国:
1、个人所得税;
2、外商投资企业和外国企业所得税;
3、地方所得税;(以下简称“中国税收”);
(二)在菲律宾:
1、对个人、公司、产业和信托征收的所得税;
2、股票交易税;(以下简称“菲律宾税收”)。
三、本协定也适用于本协定签订之日后征收的属于增加或者代替现行税种的相同或者实质相似的税收。缔约国双方主管当局应将各自税法所作出的实质变动,在其变动后的适当时间内通知对方。
第三条 一般定义
一、在本协定中,除上下文另有解释的以外:
(一)“中国”一语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
(二)“菲律宾”一语是指菲律宾共和国;
(三)“缔约国一方”和“缔约国另一方”的用语,按照上下文,是指中国或者菲律宾;
(四)“税收”一语按照上下文,是指中国税收或者菲律宾税收;
(五)“人”一语包括个人、公司和其他团体;
(六)“公司”一语是指法人团体或者在税收上视同法人团体的实体;
(七)“缔约国一方企业”和“缔约国另一方企业”的用语,分别指缔约国一方居民经营的企业和缔约国另一方居民经营的企业;
(八)“国民”一语是指:
1、任何具有缔约国一方国籍的个人;
2、任何按照缔约国一方现行法律建立的法人、合伙企业或团体;
(九)“国际运输”一语是指缔约国一方居民企业以船舶或飞机经营的运输,不包括仅在缔约国另一方各地之间以船舶或飞机经营的运输;
(十)“主管当局”一语,在中国方面是指国家税务总局或其授权的代表;在菲律宾方面是指财政部长或其授权的代表。
二、缔约国一方在实施本协定时,对于未经本协定明确定义的用语,除上下文另有解释的以外,应当具有该缔约国适用于本协定的税种的法律所规定的含义。
第四条 居民
一、在本协定中,“缔约国一方居民”一语是指按照该缔约国法律,由于住所、居所、总机构所在地、实际管理机构所在地,或者其它类似的标准,在该缔约国负有纳税义务的人。
二、由于第一款的规定,同时为缔约国双方居民的个人,其身份应按以下规则确定:
(一)应认为是其有永久性住所所在缔约国的居民;如果在缔约国双方同时有永久性住所,应认为是与其个人和经济关系更密切(重要利益中心)所在缔约国的居民;
(二)如果其重要利益中心所在国无法确定,或者在缔约国任何一方都没有永久性住所,应认为是其有习惯性居处所在国的居民;
(三)如果其在缔约国双方都有,或者都没有习惯性居处,应认为是其国民所属缔约国的居民;
(四)如果其同时是缔约国双方的居民,或者不是缔约国任何一方的国民,缔约国双方主管当局应通过协商解决。
三、由于第一款的规定,除个人以外,同时为缔约国双方居民的人,缔约国主管当局应通过协商解决。
第五条 常设机构
一、在本协定中,“常设机构”一语是指企业进行全部或部分营业的固定营业场所。
二、“常设机构”一语特别包括:
(一)管理场所;
(二)分支机构;
(三)办事处;
(四)工厂;
(五)作业场所;
(六)矿场、油井或气井、采石场或者其它开采自然资源的场所。
三、“常设机构”一语还包括:
(一)建筑工地,建筑、装配或安装工程,或者与其有关的监督管理活动,但仅以该工地、工程或活动连续六个月以上的为限;
(二)为勘探自然资源所使用的装置、钻井机或船只,仅以使用期三个月以上的为限;
(三)缔约国一方企业通过雇员或者其他人员,在缔约国另一方为同一个项目或相关联的项目提供的劳务,包括咨询劳务,仅以在任何十二个月中连续或累计超过六个月以上的为限。
四、虽有本条上述规定,“常设机构”一语应认为不包括:
(一)专为储存、陈列或者交付本企业货物或者商品的目的而使用的设施;
(二)专为储存、陈列或者交付的目的而保存本企业货物或者商品的库存;
(三)专为另一企业加工的目的而保存本企业货物或者商品的库存;
(四)专为本企业采购货物或者商品,或者搜集情报的目的所设的固定营业场所;
(五)专为本企业进行其它准备性或辅助性活动的目的所设的固定营业场所;
(六)专为本款第(一)项至第(五)项活动的结合所设的固定营业场所,如果由于这种结合使该固定营业场所的全部活动属于准备性质或辅助性质。
五、当一个人(除适用第六款规定的独立代理人以外)在缔约国一方代表缔约国另一方的企业进行活动,有权并经常行使这种权力以该企业的名义签订合同,这个人应认为是该企业在该缔约国一方设立的常设机构。除非这个人的活动仅限于为企业采购货物或商品。
六、缔约国一方企业仅通过按常规经营本身业务的经纪人、一般佣金代理人或者任何其他独立代理人在缔约国另一方进行营业,不应认为在该缔约国另一方设有常设机构。
七、缔约国一方居民公司,控制或被控制于缔约国另一方居民公司或者在该缔约国另一方进行营业的公司(不论是否通过常设机构),此项事实不能据以使任何一方公司构成另一方公司的常设机构。
第六条 不动产所得
一、缔约国一方居民从位于缔约国另一方的不动产取得的所得(包括农业或林业所得),可以在该缔约国另一方征税。
二、“不动产”一语应当具有财产所在地的缔约国的法律所规定的含义。该用语在任何情况下应包括附属于不动产的财产,农业和林业所使用的牲畜和设备,有关地产的一般法律规定所适用的权利,不动产的用益权以及由于开采或有权开采矿藏、水源和其它自然资源取得的不固定或固定收入的权利。船舶和飞机不应视为不动产。
三、第一款的规定应适用于从直接使用、出租或者任何其它形式使用不动产取得的所得。
四、第一款和第三款的规定也适用于企业的不动产所得和用于进行独立个人劳务的不动产所得。
第七条 营业利润
一、缔约国一方企业的利润应仅在该缔约国征税,但该企业通过设在缔约国另一方的常设机构在该缔约国另一方进行营业的除外。如果该企业通过设在该缔约国另一方的常设机构在该缔约国另一方进行营业,其利润可以在该缔约国另一方征税,但应仅以属于该常设机构的利润为限。
二、除适用第三款的规定以外,缔约国一方企业通过设在缔约国另一方的常设机构在该缔约国另一方进行营业,应将该常设机构视同在相同或类似情况下从事相同或类似活动的独立分设企业,并同该常设机构所隶属的企业完全独立处理,该常设机构可能得到的利润在缔约国各方应归属于该常设机构。
三、在确定常设机构的利润时,应当允许扣除其进行营业发生的各项费用,包括行政和一般管理费用,不论其发生于该常设机构所在国或者其它任何地方。
四、如果缔约国一方习惯于以企业总利润按一定比例分配给所属各单位的方法来确定常设机构的利润,则第二款规定并不妨碍该缔约国按这种习惯分配方法确定其应纳税的利润。但是,采用的分配方法所得到的结果,应与本条所规定的原则一致。
五、不应仅由于常设机构为企业采购货物或商品,将利润归属于该常设机构。
六、在上述各款中,除有适当的和充分的理由需要变动外,每年应采用相同的方法确定属于常设机构的利润。
七、利润中如果包括本协定其它各条单独规定的所得项目时,本条规定不应影响其它各条的规定。
除公司所得税外,分公司支付给总机构的利润汇出时按不超过汇出额的百分之十征税。
第八条 海运和空运
一、以船舶或飞机经营国际运输业务所取得的利润,应仅在企业为其居民的缔约国征税。
二、第一款规定也适用于参加合伙经营、联合经营或者参加国际经营机构取得的利润。
三、虽有第一款的规定,缔约国另一方企业以船舶或飞机经营国际运输从缔约国一方取得的利润可以在该缔约国一方征税,但税款不能超过从缔约国一方取得的总收入的1.5%。
第九条 联属企业
一、当:
(一)缔约国一方企业直接或者间接参与缔约国另一方企业的管理、控制或资本,或者(二)同一人直接或者间接参与缔约国一方企业和缔约国另一方企业的管理、控制或资本。
在上述任何一种情况下,两个企业之间的商业或财务关系不同于独立企业之间的关系,因此,本应由其中一个企业取得,但由于这些情况而没有取得的利润,可以计入该企业的利润,并据以征税。
二、缔约国一方将缔约国另一方已征税的企业利润,而这部分利润本应由该缔约国一方企业取得的,包括在该缔约国一方企业的利润内,并且加以征税时,如果这两个企业之间的关系是独立企业之间的关系,该缔约国另一方应对这部分利润所征收的税额加以调整,在确定上述调整时,应对本协定其它规定予以注意,如有必要,缔约国双方主管当局应相互协商。
第十条 股息
一、缔约国一方居民公司支付给缔约国另一方居民的股息,可以在该缔约国另一方征税。
二、然而,这些股息也可以在支付股息的公司是其居民的缔约国,按照该缔约国法律征税。但是,如果收款人是股息受益所有人,则所征税款不应超过:
(一)如果受益所有人是直接拥有支付股息公司至少10%资本的公司,为股息总额的10%。
(二)其他情况下,为股息总额的15%。
本款不应影响对该公司支付股息前的利润所征收的公司利润税。
三、本条“股息”一语是指从股份或者非债权关系分享利润的权利取得的所得,以及按照分配利润的公司是其居民的缔约国法律,视同股份所得同样征税的其它公司权利取得的所得。
四、如果股息受益所有人是缔约国一方居民,在支付股息的公司是其居民的缔约国另一方,通过设在该缔约国另一方的常设机构进行营业或者通过设在该缔约国另一方的固定基地从事独立个人劳务,据以支付股息的股份与该常设机构或固定基地有实际联系的,不适用第一款和第二款的规定。在这种情况下,应视具体情况适用第七条或第十四条的规定。
五、缔约国一方居民公司从缔约国另一方取得利润或所得,该缔约国另一方不得对该公司支付的股息征收任何税收。但支付给该缔约国另一方居民的股息或者据以支付股息的股份与设在缔约国另一方的常设机构或固定基地有实际联系的除外。对于该公司的未分配的利润,即使支付的股息或未分配的利润全部或部分是发生于该缔约国另一方的利润或所得,该缔约国另一方也不得征收任何税收。
第十一条 利息
一、发生于缔约国一方而支付给缔约国另一方居民的利息,可以在该缔约国另一方征税。
二、然而,这些利息也可以在该利息发生的缔约国,按照该缔约国的法律征税。但是,如果收款人是利息受益所有人,则所征税款不应超过利息总额的10%。缔约国双方主管当局应协商确定实施限制税率的方式。
三、虽有第二款的规定,发生于缔约国一方而为缔约国另一方政府、地方当局及其中央银行或者完全为其政府所有的金融机构取得的利息;或者为该缔约国另一方居民取得的利息,其债权是由该缔约国另一方政府、地方当局及其中央银行或者完全为其政府所有的金融机构间接提供资金的,应在该缔约国一方免税。
四、本条“利息”一语是指从各种债权取得的所得,不论其有无抵押担保或者是否有权分享债务人的利润;特别是从公债、债券或者信用债券取得的所得,包括其溢价和奖金。由于延期支付的罚款,不应视为本条所规定的利息。
五、如果利息受益所有人是缔约国一方居民,在利息发生的缔约国另一方,通过设在该缔约国另一方的常设机构进行营业或者通过设在该缔约国另一方的固定基地从事独立个人劳务,据以支付该利息的债权与该常设机构或者固定基地有实际联系的,不适用第一款、第二款和第三款的规定。在这种情况下,应视具体情况适用第七条或第十四条的规定。
六、如果支付利息的人为缔约国一方政府、其行政区、地方当局或该缔约国居民,应认为该利息发生在该缔约国。然而,当支付利息的人不论是否为缔约国一方居民,在缔约国一方设有常设机构或者固定基地,支付该利息的债务与该常设机构或者固定基地有联系,并由其负担利息,上述利息应认为发生于该常设机构或固定基地所在缔约国。
七、由于支付利息的人与受益所有人之间或者他们与其他人之间的特殊关系,就有关债权所支付的利息数额超出支付人与受益所有人没有上述关系所能同意的数额时,本条规定应仅适用于后来提及的数额。在这种情况下,对该支付款项的超出部分,仍应按各缔约国的法律征税,但应对本协定其它规定予以适当注意。
第十二条 特许权使用费
一、发生于缔约国一方而支付给缔约国另一方居民的特许权使用费,可以在该缔约国另一方征税。
二、然而,这些特许权使用费也可以在其发生的缔约国,按照该缔约国的法律征税。但是,如果收款人是特许权使用费受益所有人,则所征税款不应超过:
(一)使用或有权使用文学、艺术或科学著作,包括电影影片、电视或广播使用的磁带的版权,为特许权使用费总额的15%。
(二)使用或有权使用专利、商标、设计或模型、图纸、秘密配方或秘密程序以及使用或有权使用工业、商业、科学设备或有关工业、商业、科学经验的情报,为特许权使用费总额的10%。
按照菲律宾法律对技术转让须经批准的规定,仅就经菲律宾主管当局批准的合同所发生于菲律宾共和国的特许权使用费,才可实施上述第(二)项的限制税率。
三、本条“特许权使用费”一语是指使用或有权使用文学、艺术或科学著作,包括电影影片、无线电或电视广播使用的胶片、磁带的版权,专利、商标、设计或模型、图纸、秘密配方或秘密程序所支付的作为报酬的各种款项,或者使用或有权使用工业、商业、科学设备或有关工业、商业、科学经验的情报所支付的作为报酬的各种款项。
四、如果特许权使用费受益所有人是缔约国一方居民,在特许权使用费发生的缔约国另一方,通过设在该缔约国另一方的常设机构进行营业或者通过设在该缔约国另一方的固定基地从事独立个人劳务,据以支付该特许权使用费的权利或财产与该常设机构或固定基地有实际联系的,不适用第一款和第二款的规定。在这种情况下,应视具体情况适用第七条或第十四条的规定。
五、如果支付特许权使用费的人是缔约国一方政府、其行政区、地方当局或该缔约国居民,应认为该特许权使用费发生在该缔约国。然而,当支付特许权使用费的人不论是否为缔约国一方居民,在缔约国一方设有常设机构或者固定基地,支付该特许权使用费的义务与该常设机构或者固定基地有联系,并由其负担这种特许权使用费,上述特许权使用费应认为发生于该常设机构或者固定基地所在缔约国。
六、由于支付特许权使用费的人与受益所有人之间或他们与其他人之间的特殊关系,就有关使用、权利或情报支付的特许权使用费数额超出支付人与受益所有人没有上述关系所能同意的数额时,本条规定应仅适用于后来提及的数额。在这种情况下,对该支付款项的超出部分,仍应按各缔约国的法律征税,但应对本协定其它规定予以适当注意。
第十三条 财产收益
一、缔约国一方居民转让第六条所述位于缔约国另一方的不动产取得的收益,可以在该缔约国另一方征税。
二、转让缔约国一方企业在缔约国另一方的常设机构营业财产部分的动产,或者缔约国一方居民在缔约国另一方从事独立个人劳务的固定基地的动产取得的收益,包括转让常设机构(单独或者随同整个企业)或者固定基地取得的收益,可以在该缔约国另一方征税。
三、转让从事国际运输的船舶或飞机,或者转让属于经营上述船舶、飞机的动产取得的收益,应仅在企业为其居民的缔约国征税。
四、转让一个公司财产股份的股票取得的收益,该公司的财产又主要直接或者间接由位于缔约国一方的不动产所组成,可以在该缔约国一方征税。
五、转让第一款至第四款所述财产以外的其它财产取得的收益,应仅在转让者为其居民的缔约国征税。
第十四条 独立个人劳务
一、缔约国一方居民由于专业性劳务或者其它独立性活动取得的所得,应仅在该缔约国征税。但具有以下情况之一的,可以在缔约国另一方征税:
(一)在缔约国另一方为从事上述活动设有经常使用的固定基地。在这种情况下,该缔约国另一方可以仅对属于该固定基地的所得征税;
(二)在有关历史中在缔约国另一方停留连续或累计达到或超过一百八十三天。在这种情况下,该缔约国另一方可以仅对在该缔约国进行活动取得的所得征税。
二、“专业性劳务”一语特别包括独立的科学、文学、艺术、教育或教学活动,以及医师、律师、工程师、建筑师、牙医师和会计师的独立活动。
第十五条 非独立个人劳务
一、除适用第十六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和第二十一条的规定以外,缔约国一方居民因受雇取得的薪金、工资和其它类似报酬除在缔约国另一方从事受雇的活动以外,应仅在该缔约国一方征税。在该缔约国另一方从事受雇的活动取得的报酬,可以在该缔约国另一方征税。
二、虽有第一款的规定,缔约国一方居民因在缔约国另一方从事受雇的活动取得的报酬,同时具有以下三个条件的,应仅在该缔约国一方征税:
(一)收款人在有关历史中在该缔约国另一方停留连续或累计不超过一百八十三天;
(二)该项报酬由并非该缔约国另一方居民的雇主支付或代表该雇主支付;
(三)该项报酬不是由雇主设在该缔约国另一方的常设机构或固定基地所负担。
三、虽有本条上述规定,在缔约国一方企业经营国际运输的船舶或飞机上从事受雇的活动取得的报酬,可以在企业为其居民的缔约国征税。
第十六条 董事费
缔约国一方居民作为缔约国另一方居民公司的董事会成员取得的董事费和其它类似款项,可以在该缔约国另一方征税。
第十七条 艺术家和运动员
一、虽有第十四条和第十五条的规定,缔约国一方居民,作为表演家,如戏剧、电影、广播或电视艺术家、音乐家或作为运动员,在缔约国另一方从事其个人活动取得的所得,可以在该缔约国另一方征税。
二、虽有第七条、第十四条和第十五条的规定,表演家或运动员从事其个人活动取得的所得,并非归属表演家或运动员本人,而是归属于其他人,可以在该表演家或运动员从事其活动的缔约国征税。
三、虽有本条上述规定,作为缔约国一方居民的表演家或运动员在缔约国另一方按照缔约国双方政府的文化交流计划进行活动取得的所得,在该缔约国另一方应予免税。
第十八条 退休金
一、除适用第十九条第二款的规定以外,因以前的雇佣关系支付给缔约国一方居民的退休金和其它类似报酬,应仅在该缔约国一方征税。
二、虽有第一款的规定,缔约国一方政府或地方当局按社会保险制度的公共福利计划支付的退休金和其它类似款项,应仅在该缔约国一方征税。
第十九条 政府服务
一、(一)缔约国一方政府或行政区或地方当局对履行政府职责向其提供服务的个人支付退休金以外的报酬,应仅在该缔约国一方征税。
(二)但是,如果该项服务是在缔约国另一方提供,而且提供服务的个人是该缔约国另一方居民,并且该居民:
1、是该缔约国另一方国民;或者
2、不是仅由于提供该项服务,而成为该缔约国另一方的居民,该项报酬,应仅在该缔约国另一方征税。
二、(一)缔约国一方政府或行政区或地方当局支付或者从其建立的基金中支付给向其提供服务的个人的退休金,应仅在该缔约国一方征税。
(二)但是,如果提供服务的个人是缔约国另一方居民,并且是其国民的,该项退休金应仅在该缔约国另一方征税。
三、第十五条、第十六条、第十七条和第十八条的规定,应适用于向缔约国一方政府或行政区或地方当局举办的事业提供服务取得的报酬和退休金。
第二十条 教师和研究人员
一、任何个人是、或者在紧接前往缔约国一方之前曾是缔约国另一方居民,主要是为了在该缔约国一方的大学、学院、学校或为该缔约国一方政府承认的教育机构和科研机构从事教学、讲学或研究的目的,停留在该缔约国一方。对其由于教学、讲学或研究取得的报酬,该缔约国一方应自其第一次到达之日起,二年内免予征税。
二、本条第一款的规定不适用于不是为了公共利益而主要是为某个人或某些人的私利从事研究取得的所得。
第二十一条 学生和实习人员
一、学生、企业学徒或实习生是、或者在紧接前往缔约国一方之前曾是缔约国另一方居民,仅由于接受教育或培训的目的,停留在该缔约国一方,对其为了维持生活、接受教育或培训的目的收到的来源于该缔约国以外的款项,该缔约国一方应免予征税。
二、第一款所述学生、企业学徒或实习生取得的不包括在第一款的赠款、奖学金和劳务报酬,在接受教育或培训期间,应与其所停留国居民享受同样的免税、优惠或减税。
第二十二条 其它所得
一、缔约国一方居民取得的各项所得,不论在什么地方发生的,凡本协定上述各条未作规定的,应仅在该缔约国一方征税。
二、第六第第二款规定的不动产所得以外的其它所得,如果所得收款人为缔约国一方居民,通过设在缔约国另一方的常设机构在该缔约国另一方进行营业,或者通过设在该缔约国另一方的固定基地在该缔约国另一方从事独立个人劳务,据以支付所得的权利或财产与该常设机构或固定基础有实际联系的,不适用第一款的规定。在这种情况下,应视具体情况分别适用第七条或第十四条的规定。
第二十三条 消除双重征税方法
一、在中国,消除双重征税如下:
中国居民从菲律宾取得的所得,按照本协定规定在菲律宾缴纳的税额,可以在对该居民征收的中国税收中抵免。但是,抵免额不应超过对该项所得按照中国税法和规章计算的中国税收数额。
二、在菲律宾,消除双重征税如下:
根据菲律宾法律和关于在菲律宾以外国家支付税收在菲律宾抵免的限制规定,应允许从中国取得的所得交纳的中国税收在该所得交纳的菲律宾税收中抵免。
第二十四条 无差别待遇
一、缔约国一方国民在缔约国另一方负担的税收或者有关条件,不应与该缔约国另一方国民在相同情况下,负担或可能负担的税收或者有关条件不同或比其更重。虽有第一条的规定,本规定也应适用于不是缔约国一方或者双方居民的人。
二、缔约国一方企业在缔约国另一方常设机构的税收负担,不应高于该缔约国另一方对其本国进行同样活动的企业。本规定不应理解为缔约国一方由于民事地位、家庭负担给予该缔约国居民的任何扣除、优惠和减免也必须给予该缔约国另一方居民。
三、除适用第九条第一款、第十一条第七款或第十二条第六款规定外,缔约国一方企业支付给缔约国另一方居民的利息、特许权使用费和其它款项,在确定该企业应纳税利润时,应与在同样情况下支付给该缔约国一方居民同样予以扣除。
四、缔约国一方企业的资本全部或部分,直接或间接为缔约国另一方一个或一个以上的居民拥有或控制,该企业在该缔约国一方负担的税收或者有关条件,不应与该缔约国一方其它同类企业的负担或可能负担的税收或者有关条件不同或比其更重。
第二十五条 协商程序
一、当一个人认为,缔约国一方或者双方所采取的措施,导致或将导致对其不符合本协定规定的征税时,可以不考虑各缔约国国内法律的补救办法,将案情提交本人为其居民的缔约国主管当局或者如果其案情属于第二十四条第一款,可以提交本人为其国民的缔约国主管当局。该项案情必须在不符合本协定规定的征税措施第一次通知之日起,三年内提出。
二、上述主管当局如果认为所提意见合理,又不能单方面圆满解决时,应设法同缔约国另一方主管当局相互协商解决,以避免不符合本协定的征税。
三、缔约国双方主管当局应通过协议设法解决在解释或实施本协定时所发生的困难或疑义,也可以对本协定未作规定的消除双重征税问题进行协商。
四、缔约国双方主管当局为达成第二款和第三款的协议,可以相互直接联系。为有助于达成协议,双方主管当局的代表可以进行会谈,口头交换意见。
第二十六条 情报交换
一、缔约国双方主管当局应交换为实施本协定的规定所需要的情报,或缔约国双方关于本协定所涉及的税种的国内法律的规定所需要的情报(以根据这些法律征税与本协定不相抵触为限),特别是防止偷漏税的情报。情报交换不受第一条的限制。缔约国一方收到的情报应作密件处理,仅应告知与本协定所含税种有关的查定、征收、执行、起诉或裁决上诉有关的人员或当局(包括法院和行政管理部门)。上述人员或当局应仅为上述目的使用该情报,但可以在公开法庭的诉讼程序或法庭判决中公开有关情报。
二、第一款的规定在任何情况下,不应被理解为缔约国一方有以下义务:
(一)采取与该缔约国或缔约国另一方法律和行政惯例相违背的行政措施;
(二)提供按照该缔约国或缔约国另一方法律或正常行政渠道不能得到的情报;
(三)提供泄露任何贸易、经营、工业、商业、专业秘密、贸易过程的情报或者泄露会违反公共政策(公共秩序)的情报。
第二十七条 外交代表和领事官员
本协定应不影响按国际法一般规则或特别协定规定的外交代表或领事官员的税收特权。
第二十八条 生效
一、本协定应在缔约国双方完成各自的法律程序后相互通知,自最后一方的通知发出之日起生效。
二、本协定将适用于协定生效年度的次年一月一日或以后开始的纳税年度中取得的所得。
第二十九条 终止
本协定应长期有效。但缔约国任何一方可以在本协定生效之日起满五年后任何历年六月三十日或以前,通过外交途径书面通知对方终止本协定。在这种情况下,本协定对终止通知发出年度的次年一月一日或以后开始的纳税年度中取得的所得停止有效。
下列代表,经正式授权,已在本协定上签字为证。
本协定于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八日在北京签订,一式两份,每份都用中文和英文写成,两种文本具有同等效力。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代表 金人庆
菲律宾共和国政府代表 埃斯比里杜

议定书

在签订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菲律宾共和国政府关于对所得避免双重征税和防止偷漏税的协定时,双方同意下列规定应作为协定的组成部分:
一、关于第一条,本协定不能被认为妨碍菲律宾根据其国内法规定对可以居住在中国的菲律宾国民征税。然而,对其已支付税款将不给予抵免。
二、关于第八条,如果菲律宾签订任何条约或协议对另一国居民以船舶或飞机经营国际运输业务所取得的收入给予免征或减征菲律宾所得税,菲律宾将给予中国居民同样的免税或减税。同时,中国也将给予菲律宾居民相应的免税或减税。
三、关于第十条第二款,如果菲律宾签订任何条约或协议对另一国居民取得的股息免征或减征菲律宾税收,菲律宾将给予中国居民同样的免税或减税。
下列代表,经正式授权,已在本议定书上签字为证。
本议定书于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八日,在北京签订,一式两份,每份都用中文和英文写成,两种文本具有同等效力。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代表 金人庆
菲律宾共和国政府代表 埃斯比里杜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菲律宾共和国政府关于打击跨国犯罪的合作谅解备忘录

E-mail 打印 PDF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菲律宾共和国政府关于打击跨国犯罪的合作谅解备忘录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菲律宾共和国政府(以下简称“双方”),
认识到全球化的迅速发展使跨国犯罪活动不断增多;
考虑到跨国犯罪的不断复杂化及其对国家安全和国家利益造成的威胁;
认识到两国执法部门之间协调一致和集中努力的必要性;
为加强两国执法合作,更加有效地打击犯罪,在相互尊重主权和平等互利的基础上,达成如下谅解:

第一条

 

合作范围



依照本谅解备忘录的规定,双方根据双方缔结或者共同参加的有关国际条约和各自国家法律,在预防及调查下列跨国犯罪方面进行合作:
(一)非法贩运毒品;
(二)洗钱,金融及其他经济犯罪;
(三)一切形式的恐怖活动;
(四)与跨国犯罪有关的杀人、绑架等暴力犯罪活动;
(五)走私;
(六)贩卖和偷运人口;
(七)与跨国犯罪有关的伪造护照和旅行证件;
(八)非法制贩货币和有价证券;
(九)海盗活动;
(十)非法贩运武器、弹药、爆炸物、有毒物品、危害环境的物品和放射性物品;
(十一)非法获取和进出口文物;
(十二)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
(十三)双方同意的其他形式的跨国犯罪。

第二条

 

合作方式



一、双方根据本谅解备忘录第一条的规定所进行的合作可依照下列方式进行:
(一)交流情报;
(二)提供有关正在调查或法庭正在审理的案件的信息;
(三)依据双方各自国内法律和已签署的双边协议,在相互尊重主权和平等互利的基础上,协助查找失踪的人员及追查并及时遣返逃避刑事侦查、起诉、审判和服刑的人员;
(四)交换公开的记录和文件;
(五)交流有关的专业知识。
二、为保证本谅解备忘录所规定的合作顺利实施,双方经协商同意在执法技术、装备及人员培训方面进行相关合作。
三、本谅解备忘录不妨碍双方进行相互能够接受的其他形式的合作,也不妨碍与其他执法部门的有关合作。

第三条

 

程序



本谅解备忘录第一条所规定的合作将依照下列程序进行:
(一)合作的请求应当由下列机关提出:
1.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部长或由其指定的人员直接向菲律宾共和国内政和地方政府部部长或由其指定的人员提出;
2.菲律宾共和国方面,由菲律宾共和国内政和地方政府部部长或由其指定的人员直接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部长或由其指定的人员提出。
(二)合作的请求应以书面形式正式提出,包括信件、传真或其他电子通讯方式。
(三)合作的请求应包含以下内容:
1.负责调查的执法机关或主管当局的名称;
2.请求合作所涉及的侦查的内容;
3.所需信息的类型或其他合作形式的描述;
4.请求提供信息或其他合作的目的;
5.要求获得信息的期限。
(四)被请求方应以书面形式,将每个合作请求的办理情况通知请求方。

第四条

 

保密



双方应对根据本谅解备忘录提供的所有信息和文件予以保密,并根据指定的条件使用。未经提供一方书面同意,不得将所获得的信息用于指定以外的目的。

第五条

 

延迟和拒绝执行合作的请求



一、被请求方在下列情况下可以拒绝执行合作的请求:
(一)请求的提出与本谅解备忘录的规定不符;
(二)执行请求与被请求方本国的法律相悖;
二、如果执行请求可能妨碍本方正在进行的调查或司法程序,被请求方可以延迟执行该请求。
三、在拒绝或延迟执行请求之前,被请求方应当:
(一)迅速通知请求方拒绝或延迟的原因;
(二)与请求方协商以确定是否可以通过其他双方可以接受的形式进行合作。
四、在拒绝或延迟执行请求时,被请求方应通过书面声明的形式指出理由。

第六条

 

合作机制



一、双方执行部门在本国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制定实施本谅解备忘录的机制和具体安排。
二、本谅解备忘录的执行部门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系指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在菲律宾共和国方面系指菲律宾共和国内政和地方政府部。
三、双方根据通过外交渠道商定的地点和时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菲律宾共和国之间轮流举行会晤。

第七条

 

费用



一、请求方应当负担其派出代表的所有费用。
二、被请求方应当为请求方代表执行请求提供必要的便利。

第八条

 

解决争议



有关执行和解释本谅解备忘录产生的争议,将由双方通过外交途径协商解决。

第九条

 

生效、修改、效力和终止



一、双方在履行本谅解备忘录生效所需的国内法律程序后,应通过外交途径书面通知对方。本谅解备忘录自第二个通知收到后生效。
二、对本谅解备忘录进行的任何修改或补充应当由双方书面协商同意。对本谅解备忘录进行的修改和补充将依据前款的规定生效。
三、若双方中任何一方未通过外交渠道以书面形式通知另一方终止本谅解备忘录,则本谅解备忘录无限期有效。本谅解备忘录在通知终止六个月后失效。
四、本谅解备忘录的终止不影响双方已经签署的其他协议。
本谅解备忘录于二○○一年十月三十日在北京签订,一式两份,每份都用中文和英文写成,两种文本同等有效。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    菲律宾共和国政府
代  表         代  表
贾春旺          里纳
(签 字)        (签 字)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菲律宾共和国政府关于打击非法贩运及滥用麻醉药品、精神药物及管制易制毒化学品的合作谅解备忘录

E-mail 打印 PDF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菲律宾共和国政府关于打击非法贩运及滥用麻醉药品、精神药物及管制易制毒化学品的合作谅解备忘录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菲律宾共和国政府(以下简称“双方”),
认识到非法贩运及滥用麻醉药品、精神药物已对两国经济和国民身体健康造成严重威胁;
希望通过合作打击并制止非法种植毒品原植物,以及非法生产、贩运及滥用麻醉药品和精神药物;
注意到一九七二年修订的《1961年麻醉品单一公约》,《1971年精神药物公约》,以及《1988年联合国禁止非法贩运麻醉药品和精神药物公约》(以下简称1988年公约)所规定的义务;
根据一九九八年六月十日联合国大会特别会议通过的《政治宣言》,《减少毒品需求和加强国际合作打击世界毒品犯罪的指导原则》的有关条款;
根据国际法的基本原则,缔约双方各自承担的国际条约义务和国内立法,在相互尊重主权和平等互利的基础上,达成如下谅解:

第一条

 

合作的目标和范围



在遵守各自国家法律和法规的条件下,双方应加强和鼓励多种形式的合作,以有效防止和控制麻醉药品和精神药物的非法生产、销售、贩运和滥用,以及可被用于非法制造麻醉药品和精神药物的易制毒化学品流入非法渠道。

第二条

 

交流信息



双方应在主管部门之间建立并维持交流渠道,以便快捷、及时地就以下方面交流信息:
一、关于控制毒品供需的国家法律和其他双方的职能部门颁布的法规;
二、有关调查毒品犯罪的下列情况:
(一)有关涉嫌向双方中任何一方非法贩运麻醉药品、精神药物及将易制毒化学品用于非法用途的信息;
(二)有关麻醉药品、精神药物和易制毒化学品的非法制造、走私和贩运的方法;
(三)有关涉嫌贩运麻醉药品和精神药物的个人或组织及所使用的贩运路线和方法等情况;
(四)有关转移、隐匿、掩盖贩毒收益、财产和设施的情况;
三、有关吸毒人员的治疗、康复和吸毒人员回归社会的方案的研究成果及信息;
四、有关毒品预防工作的信息;
五、有关新型毒品的信息;
六、有关毒品地下加工方法的信息;
七、在相关领域进行经验和专业技术的交流,包括对打击滥用非法麻醉药品和精神药物的科学分析;
八、交流查处、没收通过非法贩运麻醉药品和精神药物所得的赃款、财物的办法;
九、交流因非法贩运毒品而被拘押或逮捕的双方中任何一方公民的情况。

第三条

 

协助调查及特别调查手段



一、一方在提出请求并经另一方同意后,可依据双方就个案达成的“授权范围”,协助或参与在另一国正在进行的调查。
二、双方应依据一九八八年公约的规定,考虑共同实施“控制下交付”的可能性。

第四条

 

防止易制毒化学品流失及被非法贩运



双方应合作采取措施落实一九八八年公约关于前体化学品和基本化学品的条款,特别是涉及双方的有关此类物品的进口、出口和转口的内容。

第五条

 

其他形式的合作



一、双方应当对主管部门和相关机构官员、专家的互访提供方便。
二、双方应当加强情报资料的共享并制定用于打击在双方领土内活动的贩毒组织的调查策略,同时在尊重各自管辖权的前提下,就一些具体项目进行合作。
三、双方应鼓励在包括禁毒执法培训在内的相关领域为实施培训而提供专家服务和进行人员交流。
四、双方应明确国家禁毒部门间的联系渠道和程序,以方便双方的协调与合作,确保快速反应和决策。
五、双方应鼓励对那些可能与对方进行联系的官员进行适当的语言培训。
六、双方可根据需要决定在其他领域进行合作。

第六条

 

合作程序



本谅解备忘录第一条所规定的合作将依照下列程序进行:
(一)合作的请求应当由下列机关提出:
1.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部长或由其指定的人员直接向菲律宾共和国内政和地方政府部部长或由其指定的人员提出;
2.菲律宾共和国方面,由菲律宾共和国内政和地方政府部部长或由其指定的人员直接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部长或由其指定的人员提出。
(二)合作的请求应以书面形式正式提出,包括信件、传真或其他电子通讯方式。
(三)合作的请求应包含以下内容:
1.负责调查的执法机关或主管当局的名称;
2.请求合作所涉及的侦查的内容;
3.所需信息的类型或其他合作形式的描述;
4.请求提供信息或其他合作的目的;
5.要求获得信息的期限。
(四)被请求方应以书面形式,将每个合作请求的办理情况通知请求方。

第七条

 

保密



双方应对根据本谅解备忘录提供的所有信息和文件予以保密,并根据指定的条件使用。未经提供一方书面同意,不得将所获得的信息用于指定以外的目的。

第八条

 

延迟和拒绝执行合作的请求



一、被请求方在下列情况下可以拒绝执行合作的请求:
(一)请求的提出与本谅解备忘录的规定不符;
(二)执行请求与被请求方本国的法律相悖。
二、如果执行请求可能妨碍本方正在进行的调查或司法程序,被请求方可以延迟执行该请求。
三、在拒绝或延迟执行请求之前,被请求方应当:
(一)迅速通知请求方拒绝或延迟的原因;
(二)与请求方协商以确定是否可以通过其他双方可以接受的形式进行合作。
四、在拒绝或延迟执行请求时,被请求方应通过书面声明的形式指出理由。

第九条

 

合作机制



一、双方执行部门在本国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制定实施本谅解备忘录的机制和具体安排。
二、本谅解备忘录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授权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执行,在菲律宾共和国方面授权菲律宾共和国内政和地方政府部执行。
三、双方根据通过外交渠道商定的地点和时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菲律宾共和国之间轮流举行会晤。

第十条

 

费用



一、请求方应当负担其派出代表的所有费用。
二、被请求方应当为请求方代表执行请求提供必要的便利。

第十一条

 

解决争议



有关执行和解释本谅解备忘录产生的争议,将由双方通过外交途径协商解决。

第十二条

 

生效、修改、效力和终止



一、双方在履行本谅解备忘录生效所需的国内法律程序后,应通过外交途径书面通知对方。本谅解备忘录自第二个通知收到后生效。
二、对本谅解备忘录进行的任何修改或补充应当由双方书面协商同意。对本谅解备忘录进行的修改和补充将依据前款的规定生效。
三、若双方中任何一方未通过外交渠道以书面形式通知另一方终止本谅解备忘录,则本谅解备忘录无限期有效。本谅解备忘录在通知终止六个月后失效。
四、本谅解备忘录的终止不影响双方已经签署的其他协议。
本谅解备忘录于二○○一年十月三十日在北京签订,一式两份,每份都用中文和英文写成,两种文本同等有效。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     菲律宾共和国政府
代  表          代  表
贾春旺           里纳
(签 字)         (签 字)

第1页(共13页)

Dedicated Cloud Hosting for your business with Joomla ready to go. Launch your online home with CloudAccess.net.

Copyright ⓒ School of Law, ECUST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2002218号